壹隻鴨

稳住不要慌,一个一个来!

包包包子铺!:

早上起来一脸懵逼,wtf,连小编我自己都收到了通知



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存在违规内容,已被屏蔽,请修改。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,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。”






我是谁?我在哪?


喂喂!!我是小编啊!!!为啥我的文章也封了???明明都充满正能量好不好???


这一定是bug对不对,快告诉我对不对@开发哥哥






注意!!以下是解封流程
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大家收到了通知,先别慌,按照我的提示来:


1.深呼吸


2.反思一下内容是否有开车、涉及敏感信息,如果有,建议先自己修改


3.如果文章内容完全没问题,参考这个教程,找到自己的文章(注意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,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)点击编辑然后发布,一般情况下都可以得到解放


4.如果编辑后还是无法解封,或者实在太多,懒得一个一个处理。可以在这篇文章下留言给我。格式:求解+1,求解+2,。。。。求解+10086




我会整理后在今天帮大家统一反馈,如果太多可能会拖到明天


再次感谢大家的反馈(撒泼打滚比个心)






(p.s.为了保障每个用户问题都得到完善的解决,不是申请解封的评论,我会先删除一下哈~~非申请解封,咨询其他问题可以私信我。已经协助处理完毕的评论反馈,也会删除~望大家知晓哈)

【魏藍】標題是什麼我不知道

※我流設定,小藍是第三賽季加入藍雨青訓營的,知道魏琛但沒實際接觸過。

※小藍是藍雨青訓營出來的設定是蟲爹自己說的,手遊也有,所以我就當官方設定來使用了。

※魏琛 x 許博遠 魏琛 x 許博遠 魏琛 x 許博遠 ,認真說三遍!


「興欣今天是誰帶隊!」

又是慣例的搶BOSS大戰,對於各大戰隊公會來說已經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場景,以靜制動、後發制人、爾虞我詐……,這些大家慣例的做法,總是在興欣的人到場時就被破壞殆盡。

雖然很頭痛,為了不在爭奪中落於下風,各大公會還是仔細的觀察了興欣不同帶隊人的風格,以求能與之抗衡。

許博遠混在第一菁英團中,聽到這個問句轉過人物視角望了望正乖乖的圍在野圖BOSS旁邊,彷彿要用「正常」的方式跟其他公會搶BOSS的興欣團隊,仔細觀察他們的領頭人。

是個術士。

--魏琛。

 

對許博遠來說,這個名字並不是在第十賽季興欣正式出道時才認識的。

藍雨戰隊的開創者、索克薩爾初代操作者、將藍雨雙核帶出來的人……這些都是許博遠進入青訓營時就聽過的。雖然跟喻文州與黃少天說不上幾句話,訓練營裡的人也不會少,這些事情在聊天之中自然而然就會被帶出來。

當時的許博遠是很景仰這位前戰隊隊長的,也很遺憾不能遇上對方,可是現在……。

 

「呦這不是那個誰嗎?那小子說過的他的粉絲啊?藍橋是吧?你好啊!」

「小劍客又是你!聽說你也是咱們藍雨青訓營出來的啊?好眼光、有前途,不錯不錯。」

「小劍客你這樣不行啊,咱大藍雨的人怎麼可以這麼簡單就放棄呢,就算大勢已去也要拚到最後啊!」

許博遠只希望沒遇上過對方。

 

「欸老葉。」

「嗯?」

「這個小劍客你是不是認識?」

魏琛一邊說著,一邊指了指螢幕上被他的術士調戲的亂七八糟的藍橋春雪。

「認識啊,小藍嘛,第十區當時的藍溪閣公會長,還有個臥底小號幫我們管理過一陣子公會。」

「臥曹老葉你這麼不要臉,居然都策反人家了啊?」

「沒啊,我估計那時候他有心事吧,反正就是這樣,你問這幹嘛?」

「沒啥。」

「你真想知道就去問問少天吧,藍雨的劍客嘛,又是公會人員,他多少應該知道一些吧。」

魏琛沒有回答,葉修轉頭看了他一眼,沒繼續多說什麼,就專心的摸他的遊戲去了。

 

『藍橋?魏老大你問這個幹嘛?人家可是我們藍溪閣的人,不准挖腳啊。不過告訴你一些也不是不行,藍橋可是我們藍溪閣的好人才,我記得是第三賽季進入訓練營的吧,這可能要問隊長他比較清楚。雖然不能成為職業選手,但是在玩家中也是菁英中的菁英了。』

一口氣發了一大串,黃少天最後還是忍不住叮嚀了幾句。

『魏老大你可不能對我們藍溪閣的人出手啊記住了沒有記住了沒有!』

「老夫說要幹嘛了嗎?」

『感覺魏老大你就是不懷好意,濃濃的狡詐氣息都從螢幕傳過來了你知道嗎。』

「小子快滾去訓練!」

『那魏老大我走了啊,記得不能挖腳我們的人啊!』

 

訓練營啊……。

其實第三賽季魏琛也是有回去看過的,不過也就是有事路過多看了幾眼,畢竟以魏琛的個性是不會特地跑回去的。

說是能根據這些描述猜出哪個是藍橋春雪那是不可能的。

他也只不過是在搶BOSS中第一次跟小劍客正面交鋒過後,對這個意識操作都挺不錯的小劍客留下了一些印象,順勢想起葉修跟陳果的聊天中有聽到他們提過類似的一個人,這才多問了幾句而留下比較深刻的印象。

畢竟訓練營出來的人多少都有一些熟悉的影子,對魏琛這種目光老辣的老將來說,那是非常顯眼的。

藍橋春雪。

既然是小後輩那下次見面就多打幾聲招呼吧。

 

至於這個招呼打著打著,最後卻把小劍客裝進了自己心裡,那就不是現在的魏琛跟許博遠能預料的了。




小夥伴安麗的,今天她又丟塗鴉給我看,結果我就寫了(?

有沒有後續未知,大家不吃一下安麗嗎